我驚訝又有點憤怒的望著大叔鬼,我們一起經歷過那麼多,難道我們之間的友誼就像泡過 水的衛生紙一樣脆弱嗎?不過認真想一想,其實我們也才認識不到半天而已,根本稱不上 有任何友誼。 不過,臉上被結結實實賞了兩下巴掌,實在不是滋味。 就在我考慮是不是也賞他兩巴掌回去時,我才看見大叔鬼背對著其他鬼怪,不停的對我眨 眼。老實說,他那猥褻又充滿皺紋的臉配上眨眼的動作,實在是令人作嘔。不過身為一個 收過破百張好人卡的我,一眼就可以知道他的意思。況且下一秒他就自己說出來了。 「甚麼小?你敢這樣對院長說話...找死吧你?」大叔鬼明顯是假裝生氣著說「拿破崙身高 才多少?照樣征服歐洲大陸,搞清楚小個子的優勢。」 所以拿破崙最後被幹掉了,我偷偷在心裡這樣想。不過看大叔鬼的反應以及管家鬼所說的 要注重禮儀,我大概把事情給串起來了。顯然這個身形不到半公分的阿米巴原蟲院長,對 於他的「小」特別的敏感,而我正好誤打誤撞踏進了地雷區。 「還敢下來阿,三驢。」管家鬼突兀的冒出了這一句,但所有在場的人...應該說是鬼, 都沒有任何覺得奇怪的表現。 「院長,這個...事情也不是這樣說的...是...是這樣...」大叔鬼突然變得支支吾吾起來 。就我所知,阿米巴原蟲這種單細胞生物應該是沒有說話能力,院長肯定是透過某種方式 附身到管家鬼身上藉由他的嘴來傳話。 「光是聞到你的味道,老朋友…就讓我感到全身不對勁」院長用管家鬼的聲音說著:「要 不是你那老大哥護著你,這麼說好了…你的四肢會在不同的地方,而我會非常享受的搾乾 你靈魂的最後一丁點能量。」 大叔鬼或者該稱呼他為三驢,低著頭不發一語。老實說,上了朋友的老婆,那還真是缺德 。因此當院長如黃河流水滔滔不絕的罵了三驢半個小時,我完全沒有對他產生一點憐憫之 心。 畢竟,身為男人,誰能夠接受自己的老婆被人給上了。如果這種鳥事發生在我身上,我肯 定會失心瘋的直接幹掉大叔鬼。不過這句話似乎有點問題,老婆要被人搶,有一個首要前 提:那就是要先有老婆。沒人會想做我這冒油肥宅的老婆,嗚…嗚..嗚嗚。 正當我擔心著我會不會就此孤獨終老,一輩子沒人要,搞得幾乎要得憂鬱症時。院長顯然 是罵累了,把焦點轉到了我身上。 「喂…喂,小兄弟,別看別人,就是在叫你」我聽到招呼後立刻朝向管家鬼微微的鞠個躬 以示禮貌。 「沒人告訴你對話時要看著別人的眼睛嗎?」院長用不耐煩的語氣對我說:「過來,顯微 鏡這裡,對了。」 我再度把眼睛靠在顯微鏡上,只見院長早已將新冠病毒做成的躺椅給踢到了一旁,回到他 的辦公桌旁。這個迷你辦公室小歸小,但應有的東西都有,會客用的茶桌椅、茶壺、抹布 、掛衣帽用的架子,甚至半空中還有一顆像是小太陽的東西在提供充足的光源。 顯然在鬼怪的世界裡飽讀詩書也是相當重要的,院長辦公桌後方一整排整整齊齊地放滿了 各式各樣的書本。包含了:『管理學精要:統御不同專長的妖魔鬼怪』、『第一次活體獻 祭就上手』、『院長總從後門來』等等一看書名就知道相當有學問的書籍。 院長用他那看起來像是小時候玩的那種黏土似的手,拿起了一旁的眼鏡戴上,閱讀著一小 疊紙本資料。 「咳,我看看...確診死亡時間是...」院長一邊看著顯然是我的基本資料的東西 邊用管 家鬼的嗓音說話,而當我想解釋我其實是個活人時,他又不耐煩地打斷我。 「別插嘴,小兄弟。」院長揮了揮手,頭埋在資料堆裡,連抬頭都沒有抬頭。 「名字叫...芝芭?嗯,相當前衛的名字。不過話說回來,以前那個特別優秀的清理者也是 有一個怪異的名字...叫做...」院長抬頭望著管家鬼 「嵐嘯,院長。200年前推翻當時的鬼王的那位。」管家鬼似乎恢復了自主說話的能力。 「是了,我還記得那場大戰,只能說阿...我想想...慘不忍睹。」院長搖著頭說:「幾乎 半個地獄的鬼怪都參與那場戰鬥,愚蠢阿...為了幾個謊言與空泛的承諾而搞得魂飛魄散 。」 院長以子彈列車般的速度說著話,我還真不知道管家鬼的舌頭是怎麼跟上院長那機關槍般 的速度的。 「言歸正傳」院長再度拿起我的資料。 「母胎單身直到壽終正寢...」院長繼續用飛快彷彿唱饒舌的節奏說著。 「身高180,體重80...油脂比肌肉量大...手部曾經骨折過...原因是在走廊挑戰單手倒立 打手槍?」 院長如連珠炮般地說著,而說的內容盡是些我幾乎都要忘光的陳年往事,這樣也就算了, 他還不斷地把一些尷尬的情景在大庭廣眾之下大聲說出來。如果有一面鏡子的話,我很確 信我的雙頰肯定就像熟透的桃子一樣紅。 「無聊...廢話...單調...」院長一般翻閱著我的履歷,一邊碎碎念。 「啊哈,找到了,這倒有點意思」院長露出了一抹微笑:「西元前250年,於第6世輪迴曾 任降龍羅漢之護法」 院長的微笑還真是讓人覺得有些不寒而慄,首先,身為一隻阿米巴原蟲,全身就像麻糬一 樣軟趴趴的。而他的笑容就像是用發霉的牙籤硬是把嘴巴撐開那樣的詭異。而且話說回來 ,我連我現在這一輩子的記憶都不太清楚了,哪能記得前世做過甚麼工作。 只不過院長也完全沒有要讓我有解釋或辯駁的機會。他像在趕蒼蠅似的隨意揮了揮手,喊 了幾個字。 「帶他進設備組,把他的專屬武器配好。」院長深了一個懶腰:「很高興認識你...嗯, 不對。我們會出現在這裡只是因為清理者空缺的遞補問題,你現在就是新任的清理者了, 場面話不必多說,你可以滾了。」 這隻阿米巴原蟲講話實在不客氣,而且可以說是毫無邏輯可言,要不是兩個牛頭保鑣鬼一 人抓住我一隻臂膀將我提回座位,我還真有那麼一秒鐘想要直接將那玻片給丟到地上用力 踩破。 「設備組!」管家鬼在恢復自我意識後,抬頭高喊。 乍聽之下,我的認知是設備組是一整個機動團隊,只要有新任的清理者到職,他們就會將 所有會用上的標準配備帶來給我們挑選。我是沒有用過甚麼武器的經驗,唯一相關的大概 就只有小時候拿著彈弓,用地上撿拾的檳榔當作子彈與樹上的猴子來一場激情四射的決鬥 。而我還記得那時數上的猴群不但對我完全沒有準頭可言的射擊無動於衷,甚至還對我露 出鄙視的眼神,其中一隻體型特別大的猴子,甚至還故意將他那紅通通的屁股對著我晃啊 晃的。 當設備組進來的時候,我才知道我的猜測完全是錯的,懶懶散散地走進會客廳的是一隻科 摩多巨蜥。牠一邊吐著像蛇一般在尖端開叉的舌頭一邊用牠那四隻小短腿緩慢地向前移動 。 我無言的望著那隻醜陋的爬蟲類。 「請。」管家鬼做出一個禮貌性的邀請手勢,指引我到科摩多巨蜥前方。而我當然是一頭 霧水。 三驢,也就是大叔鬼見狀立刻拉著我的手,明顯是迫不及待的想要離開這個尷尬的地方。 「我想阿, 芝芭才剛來不久,需要一個嚮導。我可以勝任這個任務。」大叔鬼試探性的 望了管家鬼一眼,而管家鬼完全沒有對他的話語產生任何反應,唯一的動作只有下頷動了 大概0.1毫米的距離。 三驢見狀立即拽了我一把,衝至設備組,也就是那隻爬蟲面前。用宏亮的聲音大吼。 「申請進入設備組,人員有偵查員三驢及新任清理者芝芭。」 老實說,我完全搞不懂他們在演哪一齣,不過晉用各種畜生當作員工可能是這間防疫醫院 的詭異傳統吧。但是時間已過了好幾秒,都沒有看到那頭科摩多巨蜥有任何動作。 「就跟老電視一樣,需要敲一敲。」大叔鬼悄聲對我說,同時用手掌往科摩多巨蜥頭上用 力敲下去。 科摩多巨蜥彷彿從睡夢中甦醒,微微動了一下腦袋瓜,用泛著紅光的一對小眼珠子對著我 們倆掃視。 「好了,恢復正常了。阿,對了。如果不想吃黏液當午餐的話,等一下記得閉緊嘴巴。」 大叔鬼說。 我還沒搞懂大叔鬼到底在說甚麼東西,科摩多巨蜥突然張開牠的嘴巴,下一秒,原先只有 一般小狗大小的嘴巴快速的延展、膨脹,變成了巨大到足以吞下一整隻亞洲象的血盆巨口 ,一嘴就把大叔鬼整個人吞沒。 我驚嚇到咒罵一聲,往後立刻就逃,但是科摩多巨蜥用以牠的身形來說快得不可思議的速 度,在一瞬間繞到我逃跑的方向。同樣張開牠的巨口,在尖叫聲中將我吞到牠那潮濕、又 黏又滑的大嘴之中。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web.tw), 來自: 118.170.44.58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ptt-web.tw/marvel/M.1665499487.A.360
IBERIC: 推 10/12 05:01
angelicmiss: 推XD 10/12 10:57
MeMeLiu: 推 10/18 16: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