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覺得連載速度太慢, 可以先看與小說有連動的《營長的除靈方法》 這次風格也會跟過去有一點點調整, 但我想應該還是會有很多錯別字,請大家見諒 ----- 第一章-公寓四樓 02 好,讓我重新整理一下思緒。 在浴室面對洗手台水面的孫奕倫洗過臉後吸了大口氣緩緩吐出。 好讓自己腦袋瓜試著順一次今天發生的事情。 首先公司因為原本鬼節目的直播團隊整批走調的關係,害他得陪劉紹堯揹著鍋,然後團隊 裡唯一沒走的團員魚漿跟他說辦公室裡留了許多過去「假的」詛咒物品,然後他好死不死 弄壞了其中一個封印的東西,就在辦公室跑出個像失智症的大叔鬼?穿著一身襯衫西裝褲 步步逼近問他自己在哪裡?害他初次心跳加速的壁咚機會就這樣被一隻男鬼奪走了。 好像不太多是他被壁咚才是。想到這點孫奕倫頭痛了起來,就算是女鬼自己好像也不會比 較好過,好歹給他個真人啊!結果當孫奕倫認俗求饒時,那臉靠近他的鬼大叔突然就像一 陣黑煙一樣撲過他的身體消失了。 摸摸自己的身體,還搞不清楚發生什麼事的孫奕倫,在鬼消失的第一件事就是拎起包包趕 緊騎車逃回家,騎車時還怕那大叔是不是會像很多鬼故事一樣坐在他後座,不停用後照鏡 確認,回到租屋第一件事就脫光衣服去洗澡,像是要把自己剛剛沾染到那股黑煙的氣息給 洗淨。 「雖然不知道那大叔是什麼東西,但還好沒有跟過來。我可不要連直播都還沒開始拍,自 己就先被鬼跟……呃啊!」 才剛鬆口氣得孫奕倫碎念著抬頭,手直覺的去抹開滿是霧氣的鏡子,這一抹就看到鏡子裡 面顯示出剛剛辦公室那鬼大叔的臉讓他整個彈起來,腳一滑一屁股跌到浴室的踩踏墊上, 摸著摔到的屁股叫出聲來。 『你……還好嗎……嗯孫……孫奕倫?』那大叔鬼看了眼前被自己嚇到滑倒的孫奕倫問。 幹!為什麼跟過來啦!孫奕倫在心裡大喊給快點拿點東西把他弄走!幹有沒有符咒、還是 護身符、神明加持的東西?孫奕倫左顧右看,但浴室裡除了馬桶以外就剩一堆衛浴用品能 派上用場的一個也沒有。 『小弟弟,除非有特殊必要,我想應該不會有人把護身符這種東西放在廁所或浴室裡。你 先不要緊張,我雖然是鬼但沒有什麼惡意,你聽我說……?』 「不要過來,不要靠近我。」 鬼大叔看著孫奕倫抓著一根馬桶刷對著自己不免露出一個無言的表情,往後幾步身體穿過 浴室門只留了顆頭看了看人坐在地上的孫奕倫對他說:『我要是你就會先褲子穿上,等你 弄好我們再談吧。』說完整顆頭穿出浴室。 「把褲子穿上?」孫奕倫聽到那鬼大叔的話,往下看去就看見自己因為洗完澡全身赤裸, 剛剛整個腳開開直接把重要部位都送給鬼看,人趕緊爬起身子用毛巾遮住下體,臉紅的跑 出浴室衝去穿衣服。然後這在小套房裡手忙腳亂的一幕全被一旁的鬼大叔看在眼裡。 『孫奕倫小朋友……你看得到鬼對吧?』 在孫奕倫穿好居家服跟內褲後,那鬼大叔還真的就飄在他電腦椅前跟他談。孫奕倫沒想到 還有會想跟人交談的鬼,但仔細想想的確這鬼從辦公室到現在自己房間其實都沒做出什麼 要傷害的動作,頂多就那個壁咚的感覺不是很好。 「首先不要叫我小朋友,我好歹也二十多歲了。」孫奕倫表示,但卻眼前的鬼大叔打量, 然後回說:『你看起就像還沒當過兵的人,你幾歲?』 「大哥都什麼年代了,現在年輕人不一定要當兵好不好?」孫奕倫說。 『沒當兵那就是小朋友。』鬼大叔說,立刻讓孫奕倫很不爽。不爽不是鬼大叔的口氣,而 是這句話他從小就聽他家老頭說到大。欸奇怪當兵不當兵跟長不長大有什麼屁關係,他就 認識一堆部隊退役人一樣幼稚的阿兵哥。 「總之你可以叫我亦倫,鬼大叔。」孫奕倫說,就看鬼大叔飄到他面前伸出手來對他說: 『你也別叫我鬼大叔,我叫江進,你可以叫我進叔。』 「喔、喔……」孫奕倫聽了伸出手,想握住江進的手,但卻發現眼前的江進就像投影一樣 ,讓他手怎麼也碰不到,人有些尷尬,但江進卻不覺得,他摸摸下巴說:『果然,你的靈 感並沒有到非常強,我問你奕倫小朋友你除了我以外,平常看到鬼的樣子是長什麼樣?』 都說了不要叫我小朋友。孫奕倫心裡有點不爽,但還是回答:「只有少部分看得出來是什 麼樣子,大部分都還是一隻手、一隻腳或一顆頭,不是我在說大叔,呃……進叔?你是我 看過第一個最像人的鬼。」 『果然是這樣。』江進點了頭,像是從孫奕倫的話裡發現什麼,但孫奕倫完全不懂江進知 道什麼,追問說:「這樣是哪樣?欸話說回來你這鬼竟然尾隨到我家來!你知道私闖民宅 很沒禮貌嗎?」 聽到這話江進只是用一臉你在講啥小的臉看著孫奕倫,隨後表示:『不是我想過來,是你 把我帶來你的住處,而且,呵,我想走還不能走呢。』 「欸這什麼意思,我雖然看得見鬼,但心臟還沒大顆到要邀請鬼到我家。」又不是靈異版 《誰來晚餐》的單元。 江進見孫奕倫不相信透明的手就指了指床,孫奕倫的床上堆滿著許多衣服,江進指著那邊 對他說:『小朋友,你去翻看看就知道了。』 「翻什麼啦,欸我警告你這個鬼喔,再叫我一次小朋友我就不客氣了。」孫奕倫說,邊拿 起旁邊一個佛牌。江進看了看只是嘆口氣,手輕輕的一點江進手上的佛牌就碎成兩半,這 讓孫奕倫瞬間呆住了看著江進的臉驚恐的說:「原來你是……惡靈。」 『什麼惡靈,你那佛牌根本感覺不到寺廟的香火,就是牌子而已,這東西嚇嚇鬼一兩次還 行,但原則上就是一點用處都沒有帶心安的東西。唉算了算了,去翻翻你今天的外套,亦 倫。你就知道我再說什麼了。』 沒有辦法,孫亦倫只好聽江進的去自己的髒衣服堆翻出今天上班那件外套,沒想到那個辦 公室用紅線綁住的吊飾就從自己外套口袋裡滑了出來掉在床上。 這東西不是辦公室裡的那個?孫奕倫撿起那吊飾,轉頭就看見不知何時坐在他一旁的江進 ,心裡愣一下趕緊挪動屁股離開床舖保持距離。江進看他那麼怕笑說:『你就那麼怕我? 現在知道我為什麼會跟你回家了……亦倫小朋友你在幹嗎?』 江進看到孫奕倫拿起那吊飾,用手機反覆拍照,然後打開筆記型電腦打字,不解的靠過去 看,就看到孫奕倫打開拍賣網站要把這吊飾上架,轉頭看了眼江進說:「我要把你賣掉! 」 『你就那麼討厭我?』 「廢話你是鬼耶,沒有人想跟鬼住在一起。」江進看著孫亦倫在拍賣商品名稱打上「開運 小老頭的轉運吊飾」,開運小老頭?是說我嗎?江進看到不免皺眉頭,手指一點關掉孫奕 倫的電腦螢幕。孫奕倫看著江進,一臉憋著滿腹委屈,對板著臉看他的江進說:「你就不 能去找別人嗎?找個可愛女大學生不是很好,她可能還會上PTT飄版或靈異公社說撞鬼體 驗。」 『我告訴你這東西很邪門,你丟不掉它的。』江進說但孫奕倫壓根不信回說:「最好是啦 !」說完就轉身拿起吊飾把它丟到馬桶裡沖掉,轉頭一看,鬼大叔江進就突然在房間消失 了,孫奕倫看了輕笑一聲:「你這個鬼,還想騙我……」 『就跟你說了,沒用的。』 剛走出廁所,孫奕倫立刻就看到江進坐在自己的床上,看著目瞪口呆的孫亦倫比了個我早 說過的手勢指了指他的外套。孫奕倫衝過去果真又從自己外套裡翻出那個吊飾。天啊!這 是哪一齣?別人的鬼故事是丟不掉的鬼娃娃,而是無法拋棄的鬼大叔流浪漢?這也太悲慘 了吧。 『我說了你可能不相信,但這東西應該是為了封印某個強大的東西做的。而碰巧你解開了 那封印的繩索,不過怪的是你那麼弱怎麼會解開呢?一般來說要像我這樣有才能又勤於修 練的除靈師或教會驅魔人、原住民巫女才有可能解那繩索。實在不尋常……』 「等等,你剛說什麼?」孫奕倫看著江進,疑惑自己有沒有聽錯。 『你這麼弱怎麼會解開?』 「靠邀,不是這句啦!你說你是除靈師?」孫奕倫睜大眼問,江進一臉這有什麼的表情回 看他,說:『這點記憶我還是有的,我叫江進是個幫人驅邪除靈的通靈人。各行各業的人 都會死,生前除靈的道士死掉變成鬼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江進說,就看孫奕倫不知道 從哪裡翻出一張白紙跟麥克筆要給他,問說:『你給我這個要幹麼?』 「你可不可以畫一張符把自己除掉?」孫亦倫認真地說。 『死小孩,小心我詛咒你。』江進回嗆。 一個晚上,孫奕倫就這樣知道了點這位名字叫江進的鬼大叔一些資訊: 江進,是一個知曉許多神鬼知識並精通驅鬼法術的通靈人,似乎生前就靠此維生。除此之 外一概沒有記憶,也不知道自己是被什麼人惡意封進那吊飾裡面,直到被孫奕倫解開了吊 飾上那封印的紅繩,靈魂才重新醒來。因為那種感覺就像睡覺起床時朦朧感,眼睛會像近 視一樣視線模糊、整個精神也很恍惚,所以在辦公室為了看清孫奕倫是誰?還有自己在哪 裡?才會一步步的把孫奕倫逼到牆角。 「那中間突然消失是……」躺在床上的孫奕倫問。 『因為剛從封印起來很累,所以我就又……』 不小心睡著了。 天啊,我活像個去夜店喝醉不小心把女生撿回家的人。聽到江進的敘述,孫奕倫在床上開 始嘴開開,真希望今天只是場惡夢,明天一切恢復正常。他閉上眼想睡著,然後過幾分鐘 孫奕倫翻過身,又幾分鐘再翻身,最後忍不住開口說:「那個,進哥……你可不可以?」 『嗯?』江進聽了回一聲。 「可不可不要靠那麼近看我?你這樣子很可怕。」孫奕倫對著漂浮在自己身子上頭一百八 十度貼著自己反覆觀察的江進說。但江進卻越看越近手撐著孫奕倫的枕頭,直盯盯的看著 孫奕倫,鼻子還嗅了他的脖子邊一股寒氣讓孫奕倫不免抖了一下,怒的睜眼罵說:「欸我 講認真的大叔!別煩我睡覺!老子明天還要工作!」 『我覺得你身上有一種奇怪的感覺,你家開宮廟?還是有再幫神明辦事?』 「沒有!」孫奕倫說,不爽的背向江進,把臉埋到棉被裡去。還開宮廟哩,他家只有一個 因為個性太機掰被人罷免掉的死老頭,身體好到跑步孫奕倫看不到他車尾燈,身材好看到 被同性戀搭訕,想起自己的家人孫奕倫人就更不爽,頭也更痛了。 這傢伙,幹麼讓他想起那個最可怕的人。 『所以那個老頭是誰?』江進問。 「我家當兵當到頭殼壞掉的死老頭……等等!」孫奕倫聽到話吃驚的臉轉過來,差點嘴唇 就要碰到江進的鼻梁,他看著江進的臉冒冷汗的問到:「我應該沒有說話?」孫奕倫看著 江進,江進聽他這樣講停了幾秒鐘,才說:「喔,原來你不知道。」 我啊,有時候可以聽見你內心在想什麼。 包含你剛剛試圖想了一些色情片女優,努力地要忽略我的存在,還有咒罵我的話我如果想 聽都聽得見。你家長輩沒跟你說過嗎?去墓地還是看到別人喪事或車禍時經過不要亂說亂 想一些有的沒的。因為在某些時候頻率對上以後,一些心裡的聲音就會變得很清楚。 『大概就是這回事,放心你這年紀的小朋友每天想色色的事情,是很正常的。』江進說, 但是孫奕倫此刻已經不知道自己的心情是丟臉還是生氣,拳頭對著江進的臉就猛揮,然後 一個枕頭就扔過去。江進雖然知道孫奕倫的拳頭打不到他,但還是被丟來的枕頭給擊中, 雖然沒有痛的感覺。 但在他眼前是孫奕倫拿著棉被走到電腦面前,把電腦椅攤開成可以躺的形狀,一屁股就坐 躺上去,孫奕倫對江進怒瞪了一眼,狠狠的說:「不准再煩我!」 江進看到孫奕倫把自己縮成一團在電腦椅上睡,不知道自己到底惹到這個年輕人。看吧, 就說現在的小朋友難搞,還不喜歡面對現實。不過自己為什麼會…… 什麼都想不起來? 江進想了想人就把孫奕倫的筆記型電腦端起,在看不到鬼人的眼中筆電就像是平空飛起一 樣,江進打開電腦,想用筆電查一些資料,誰知道孫奕倫的電腦有設密碼被鎖上了,江進 破解無果,只得放棄。 根據自己的推論,自己要是困在那吊飾裡更久的時間,可能連自己是誰或怎麼說話都想不 起來,這東西本來就是一種慢慢將靈魂轉變成無的封印物品。自己也只在書上看過,沒想 到真的有這種東西存在世上。江進在半空中飄,嘗試想飄出孫奕倫房間但似乎沒有辦法, 自己現在整個靈體就好像跟孫奕倫綁定在一塊。 說起來自己可能還是被這小朋友無意間救了一命。江進這樣想就聽到電腦椅上傳來呼聲, 見到勞累一天的孫奕倫打著乎在椅子上縮著身子睡著。江進看著睡著的孫奕倫,仔細靠近 觀察…… 果然跟我想得一樣,這小朋友可能對我來說,相當的…… 江進整個向前靠,臉慢慢往下離孫奕倫越來越近,身體穿過椅子和棉被,自己的手指與孫 奕倫的手此時完整的疊交在一起,在那只剩小夜燈不大的房間內。 早上,陽光從小氣窗撒了進來,孫奕倫先是張開眼看見的不是熟悉的景象,先是發了愣幾 秒才想起他自己昨天被那個大叔鬼氣到,拿了棉被跑去窩在電腦椅上睡著了。孫奕倫爬起 身,抓抓肚子打了個呵欠,小套房沒有異樣,昨天的事情就像夢一樣。他看著浴室的鏡子 發楞想著昨晚的事…… 為什麼想了一晚的女優,夢裡卻沒有出現半次?孫奕倫對此相當疑惑。 『那可能你本來就不是性慾很重的人。』 「滾開,沒有人問你意見。」孫奕倫對著鏡子說話,鏡子裡的身影是江進。 孫奕倫的感知還不到會把現實和夢弄錯的地步,昨晚如果是場惡夢那就太好了,但很可惜 他的感受是很真實的,今天一早又看到鬼大叔江進,讓孫奕倫覺得可能真得找個方法解決 這件事。但在換衣服時候他突然腦袋靈光一閃,看著不知道在做什麼嘗試的江進。 「進哥,我們做個交易如何?」在出門下樓的那刻孫奕倫對江進說。 『小朋友,你沒打什麼壞主意吧?』江進看著孫奕倫戴上安全帽牽出他的機車。 「我幫你找回記憶讓你早早離開我,然後在這同時……」 你幫我完成我的節目外景,如何? 『我一個鬼能幫你拍什麼?』江進好奇的問。 「正好!我們很需要鬼。」孫奕倫轉了握手催油門發出引擎聲,機車往前騎出去。 他要用江進來完成他的第一次鬼屋實況節目。 ~待續~ -- 個人Blog:https://kevinmoleaf.weebly.com/ 小說連載頁:https://www.mirrorfiction.com/zh-Hant/member/26930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web.tw), 來自: 111.241.169.36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ptt-web.tw/marvel/M.1665556420.A.10F ※ 編輯: KevinMoleaf (111.241.169.36 臺灣), 10/12/2022 14:35:29
fatcung: 劇情越來越有趣了,推! 10/12 15:40
hoks0915: 推推! 10/13 10:50
IBERIC: 推 10/13 14:41
alexlu419: 推 11/08 02: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