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下交流道,繼續往購物中心的立體停車場駛去,週末車潮擁擠。   「好多車,不知道找不找的到車位欸。」史蒂芬擔憂。   米蘭聽完立時搖下窗子探頭探腦道:「有我坐在副駕你不用怕找不到車位啦。」   「喔?」   「因為我是你的幸運女神啊。」她抬起頭哼哼道:「你看你之前遇到那麼多倒霉事, 可是我出現之後就都開始好轉了,連咳嗽也是。」   史蒂芬聽完想了一下,「好像也是喔。」      這話聽起來雖然不太對勁,但畢竟是事實。又開不到半圈,一個奇蹟似的空位果真在 滾滾車潮中湧出。   「看吧!」   「看到了。」史蒂芬失笑,快速停好車,下一步便立刻拿起手機打給梅姬。   電話撥通,車內靜了一會。   「怎麼樣?」米蘭問。      史蒂芬貼著聽筒,對面只傳來無止盡的嘟聲,「沒人接。」他惶惶,又撥幾次依然無 人回應。   「她可能在忙吧,沒人接的話我們先去吃飯,等一下再打吧。」米蘭說,語畢便自顧 自下了車。   史蒂芬將玻璃瓶放上背包也偕她一起下了車。      一樓美食街,兩人隨便挑了間餐廳。   「哇,好難吃!」米蘭邊吃邊抱怨。史蒂芬則趁著進食空檔打了封長長的訊息,用盡 此生鍛鍊至今的一切文筆和誠懇語氣向梅姬解釋自己到底有多需要這份工作。   直到吃完這頓被米蘭抱怨到一無是處的午餐後,「欸對了,等等梅姬打給你,你不能 跟她說我們兩個是一起的喔。」她突然提醒。      「為什麼?」      「因為他們包裝部現在是缺兩對情侶啊,我朋友是把我跟另外兩男一女湊在一起報給 梅姬,她才有辦法幫我喬位置。如果被發現是假的,怕我們一群人都進不去。」   「喔,還能這樣作弊啊!」史蒂芬暗暗驚嘆,那既然有這種作弊方法,自己剛剛費盡 心思打的大篇文章豈不顯得特別愚蠢。   話說完不一會,換史蒂芬手機響了。      「哈囉。」他接起電話。   「嗨,欸你是史蒂芬對吧!」電話另頭是個操著濃濃香港口音的女人。   「是!」   「我是梅姬,我要跟你說啊,我剛剛有幫你問一下,他們包裝區現在沒有缺人,要等 工。」   「啊,所以還是沒辦法啊。」史蒂芬失望。   「如果你急著在找工作的話也是可以啦,但現在只有屠宰區有缺人喔!」   「屠宰區?」   「對,你看你要不要考慮一下,如果可以接受的話禮拜一就直接讓你上工。」   「那不用先打針嗎?」   「不用,我們這邊都會替你安排,先來上班就好。」      史蒂芬頓了頓,人生至今26年,還真沒想過自己會有走進屠宰廠殺羊宰牛的一天,這 絕對是得花上一番功夫來做心理建設的,「我晚點再給妳答案可以嗎?」他說。   「沒問題!」梅姬答得乾脆,「你晚上八點前再給我答覆就好。」   「好,謝謝梅姬。」      連聲道謝後,通話結束。「怎麼樣?」米蘭揚起嘴角,露出神秘的微笑。   「梅姬說我如果要去的話是去屠宰區,跟妳的包裝部不一樣。」   「喔!」米蘭驚嘆一聲,「我朋友說他們那邊的屠宰區好像是不用見血的欸。」   「真的嗎!」   「對啊,會看到血的應該都是當地澳洲人的工作。」   那幹嘛不去!史蒂芬振奮,對自己幾秒前還在煩惱的事情感到好笑。      雖然還沒辦法確認米蘭所說的事情的真實性,卻仍馬上就向梅姬傳了封訊息,確定將 在週一抵達。   「那就禮拜一見囉!」梅姬也這麼回應。   此時此刻,心中的大石終於徹底放下,「太好了。」史蒂芬鬆了口氣。      「肉廠一個禮拜上五天班,週薪是900澳,還能集二簽,你到那邊工作也可以過上比 現在好的日子了!」米蘭微笑。此時此刻,史蒂芬也真希望她也是真心替自己感到高興。      離開花園新城後,兩人繼續一路往市區方向前進,車子開到市區便隨便找地方停,不 去竭慮思考目的地在哪,反正路長在腳下,用走的到哪都成。   Q針的事不想了,兩人整個下午都用這樣無憂無慮的方式踩遍市區所有景點。縱然 對這地方完全不熟悉,但悠遊在毫無壓力的空氣中,不管是路邊咖啡店的招牌或路上的擁 擠人潮,連腳底踏的石板路都變得快活了。      他們一路從聖約翰座堂走到皇后街,邊走邊聊,邊走邊笑,出了皇后街再從北岸經過 維多利亞橋往南岸走去。        南岸那邊立了道凱旋門造型的小拱門,停在拱門前,有面寫著滿滿英文的紀念牌,牌 上刻了個小男孩的頭像。      「牌子講什麼?」米蘭啜著剛剛在路邊買的餐車咖啡問。   「應該是有個小男孩以前在這裡死掉吧。」史蒂芬看了一下說。   「那為什麼要紀念他?」   「因為他很偉大啊。」史蒂芬瞎扯。      事後找到機會認真研究關於這座橋的歷史才知道,原來那是在發生在一戰末期的一場 意外。   1918年11月,當時全城都聚集在這座橋邊準備迎接勝仗歸來的士兵,但有個年僅11的 歲男孩-赫克托·瓦西里(Hector Vasyli)在勞軍途中遭軍車意外撞死。 當局為了表達對這個年輕生命的惋惜,於是建了這座拱門紀念。   也或許,立起這座拱門的最大意義在於提醒這座城市,即使已生活在光明中,也不能 忘記被留在黑暗路上那些前人的血淚吧。   https://imgur.com/zKZx8DS   史蒂芬倚著欄杆,向北岸拂來的風打了個照面。   風越過河面,將北岸的繁華燈光輕輕帶來,在河面留下波瀾不驚的寧靜後,再無聲無 息離去。   離去前,又意外落下一陣手機鈴聲。   史蒂芬轉頭看向米蘭,是她的電話,「我朋友打給我。」   米蘭接起電話談了一會,「真的假的!」她驚道。   不知話筒另邊是傳來什麼驚人消息,「那我叫他跟你說。」米蘭說著將手機遞給史蒂 芬。   「怎麼了?」史蒂芬不解地接過手機。   「哈囉史蒂芬,我是唐,米蘭的朋友。」那人在電話另頭嚷嚷。是個男生,從他的濃 濃菸嗓聽來,年紀似乎不小。   「梅姬今天有跟你確定錄取工作了嗎?」他問。   「有啊,不過過程好像還蠻隨便的。」史蒂芬打著哈哈,試著將氣氛緩和下來。   「那她有跟你說你要去哪個部門嗎?」   「屠宰區吧。」   「所以你之前有做過殺羊的工作?」   「沒有欸,」史蒂芬苦笑,只覺這問題實在尖銳,「我要去做的是不會見血的區域, 應該沒什麼差吧。」   「沒有喔,屠宰區分成兩層樓,樓下是沒有血的冷凍區,但現在有缺工的地方應該是 樓上喔。」   「啊,真的假的!」   「你要確定好再來,」他誠懇地建議道:「我是不知道那邊的工作狀況怎樣啦,因為 我也是包裝部的,但要摸羊屍體這件事是確定的。」   史蒂芬沉默。也只一剎,被迫要與這輩子壓根沒想像過的恐懼直接面對面-處理動物 屍體。且一次可能還是上千具。   但畢竟已經答應梅姬禮拜一會出現,總不能現在反悔。   甫一定神史蒂芬又想到,如果繼續在農場留下,身上沒錢,將來要面對的勢必是更痛 苦的日子。   「這樣你還是確定要來嗎?」唐問,語氣聽起來像是希望他能知難而退。   史蒂芬想了一下開口道:「確定。」這次是真心的,反正註定是要為錢賣命了,摸動 物屍體有什麼大不了的,再糟點到時臨陣脫逃也比現在好。   「好,那你把電話給米蘭吧。」他說。   史蒂芬將電話遞回,看他們又說了一陣才結束。   遙望著布里斯本河,他突然感覺在漫長歲月中,築在自己靈魂某處的界限被衝破了。 彷彿將來不論遇到哪種困難,只要想想自己已經連羊都親手宰過,就不再有什麼是真正值 得恐懼的了。   「就試試看吧。」史蒂芬喃喃。   歸途,兩人跨過維多利亞橋回到北岸,再從皇后街漫步回聖約翰座堂,往停車處走去 。   此時又換史蒂芬手機響起。要命,今天的電話可真夠多了。   「欸作家!」是艾倫的聲音,「你今天跟妹仔去約會喔!」他甫一接通便放聲狂吼, 史蒂芬下意識將話筒緊掩,深怕被米蘭聽到話筒另邊的尷尬話語。   「幹嘛?」   「啊今天約會順利嗎,有沒有機會跟她來一下?」   「來什麼啦!」   「做愛啊!」   「做屁喔!」   「好啦不鬧你,你大概再多久會回家啊?」他問。史蒂芬看了看時間,晚上七點,「 大概九點到家吧。」   「那你回來的時候可以幫我們買兩罐大罐的可口可樂嗎,」艾倫語氣有些虛浮,想來 是又呼了一天大麻,「今天一整天都沒車載我們出去有夠無聊。」   「好,兩罐是嗎,九點前到家,等我。」史蒂芬說,再幾句閒話,通話當即匆匆結束 。   而就在通話結束的當下,連串奇事也像約好一樣,開始接二連三往米蘭與史蒂芬身上 撲來。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web.tw), 來自: 49.216.164.194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ptt-web.tw/marvel/M.1699708848.A.ADC
dolphin15: 推 11/12 01:09
sbjec55: 推一個,但米蘭很女表的感覺 11/12 14:03
IBERIC: 推 11/12 18:32
running1: 推 11/14 1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