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滿250字之創作屬(極)短篇,每人每週限兩篇 ※有爭議之創作,板主群有權在討論後刪除 ※若有兒少不宜內容需在文章開頭註明且做防雷頁 未經授權者,不得將文章用於各種商業用途 公園邊角是一片小小的私有土地,儘管這裡是我長大的故鄉,我還是不知道土地的主人是 誰,只知道入口有幾根凸起的石墩,拉起了一條只到腳踝的鐵鍊,然後一條愛掉不掉的黃 色布帆纏在了鐵鍊上,上頭用紅色的墨水寫著「私有土地,禁止進入」。 那是我對公園邊角記憶中的模樣,但今天要說的,是在那個石墩不遠處,有一個小攤販, 嚴格來說,只是一個穿著唐裝,坐在竹籐椅上的老人,他會用蒲扇遮住臉,然後一坐就是 一整天。 公園的假日,總是會有一些小市集或者小攤販,像是雨後的春筍一樣在星期六的早上就開 始一個一個的冒出頭來,而那個坐在藤椅上的老人也是一樣,在假日市集出來的時候,他 就會連同那張藤椅一樣冒了出來,沒人知道他是甚麼時候出來的,也沒人知道他是誰,他 從不和任何攤販打交道,只是靜靜的坐在那裡,以至於我根本不知道他在販賣什麼。 而他總是離最後一個賣寄居蟹的小攤子離了幾十公尺遠,所以大多數的孩子都以為寄居蟹 是假日市集的最後一個攤位,如果,你沒有往那片私人土地走去,你就不會知道,攤販的 盡頭,其實並不在那裡。 當以前看到課本上那句「一個人註下的命,就像釘下的秤,一點都沒得翻悔。」,我們總 是把它當完笑看,什麼命不命定的,都不過是老一輩迷信。但現在想來,只覺得後怕。 那是一個艷陽天,我和郁琦剛結束了高中段考,就想著到公園的市集走走,我和郁琦是高 中時候的死黨,我們之所以會那麼好,可能是因為我們的成長背景相似,加上都是單親家 庭,所以特別能理解對方的感受。我們才走沒多久,身上就開始出汗,可是礙於生理期, 我們都沒敢吃冰,只能買了兩罐礦泉水,然後想找個陰涼處休息一會兒。 遠遠地,我們就看到公園的邊角處。 那裡就像是正午和黃昏的分界線,好大一片雲層籠罩在上面,看起來就像是跨了好幾個時 區一樣,那裡還有一顆好大好大的榕樹立在那裡,我和郁琦想也沒有想,就小跑步過去。 「今天寄居蟹的攤沒有擺出來。」我往前看,覺得有點失落,但郁琦一直都不怎麼喜歡小 動物,所以也不覺得失落,只是一直輕拉著領口,然後用手在臉旁搧著風。 「妹妹,算命嗎?」當那個聲音出來的時候,我們兩個幾乎是嚇了一大跳。 我們轉過了頭,才發現身後有一個老人坐在藤椅上,古怪的是我們剛剛來的路上,根本就 沒有看見。 那個老人穿著唐裝,頭髮花白,聲音很尖很細,讓人產生指甲刮在黑板上的錯覺,老人的 蒲扇擋住了上半張臉,露出的下頷沒有半點髭鬚,讓人分不清楚是男人還是女人。 郁琦和我不一樣,不是那種扭捏的個性,在我還沒反應過來,想拉走她的時候,她就已經 彎下了腰,然後說:「算命?怎麼算?多少錢?」 「不準不要錢。」 郁琦那種好勝的心情一下子就被激了起來,不知道為什麼,我感覺到有些冷,我便把她拉 到了一旁,想說點什麼,但又說不上那種怪異的感覺,只能像是跳針的唱片一樣說:「我 們又沒錢,不要啦!不要啦!」 郁琦則是給我使了個眼色,然後壓低聲量地說:「管他呢!反正他說不準不要錢,他怎麼 算,我就都說不準就好了。」 說完她掙脫了我的手,不知道為什麼那一刻我覺得心特別的慌,至於在害怕什麼我是一點 也說不上來。 「這可是你說的!」郁琦走上前去,老人把蒲扇拿了下來,臉上滿滿的全是皺紋,就像是 老樹皮印到了臉上一樣,但古怪的是他的人中到下巴的區間,卻乾淨的沒有半條紋路,他 說話的時候,露出一口黃牙,由於他的臉像是被東拼西湊攏在一起的模樣,我能感覺到郁 琦的表情也是有些震驚。 他說話的時候,兩只眼睛都是閉著,只是一面搖著蒲扇,然後讓郁琦把一隻手給伸了出來 ,緊接著像是摸骨一樣的,把郁琦的五指併攏的捏了捏,然後是手腕,直到手臂的前端, 郁琦不知道是不是被嚇著了,趕緊把手給抽了回來。 這時候他發出又尖又細的笑聲,然後兩只眼睛睜了開來,身子立了起來,露出三隻手指說 道:「三日,剩下三日。」 我和郁琦嚇得連連後退,相互拉著對方拔腿就跑。 因為他那兩隻露出的眼睛,看不見黑眼珠子。 隔天到了學校,郁琦請了病假,我給她打了電話,接電話的是她媽媽,我隱隱聽到後面有 什麼嘈雜的聲音,但她媽媽只和我說可能是發燒、作了噩夢,讓我別太掛心。 第二天,因為郁琦還是沒來,我給她撥了電話,還是郁琦媽媽接的,我問了問狀況,說想 上他們家去探病,但被郁琦的媽媽給拒絕了,說郁琦這兩日夜裡不斷驚醒,直到剛才才好 不容易睡下,所以我也就不好說什麼了。 第三日,我還是給她打了電話,但這一次沒有人接聽,不知道怎麼地,我的腦中一直浮現 那個老人駭人的模樣,以及他說著三日時候,露出那種癲狂的模樣。 接下來的一周,郁琦都沒有來上學,後來聽老師說,郁琦生病過世了,她母親因為受不了 打擊,就搬回了老家。 我那陣子失眠了幾天,拿著我們以前拍的照片正坐在書桌前翻看著,這時候,我隱隱覺得 視線裡好像有甚麼白色的東西在視覺的邊角,我便揉了揉眼睛,然後緩緩地朝那個方向望 過去。 我發現,窗子的左上方,有一顆倒弔著的人頭正在看著我,然後露出一口黃牙,發出很尖 、很細的聲音從玻璃窗外透了進來,他說:「不準不要錢,妹妹,該付錢了。」 我嚇得半晌說不出話來,這時候他從窗子外扭了扭脖子,像是麻花一樣,更可怕的是,我 明明沒有開窗,但他的頭楞是竄了進來,離我不到五公分的距離停了下來,他說:「算命 嗎?」 那之後,我便沒有了意識。 等我醒來的時候,我發現我正坐在書桌前,昨晚的一切都是夢嗎?可是,這要怎麼解釋桌 上的那幾根白頭髮呢? 後來我上了大學,到外地去念書,但每當我回來家鄉的時候,都會在邊角處,看到一個老 人坐在藤椅上,逕自晃啊晃的,就好像,在等什麼人經過一樣… …。 對了,你喜歡算命嗎? https://www.kadokado.com.tw/book/29095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web.tw), 來自: 1.34.73.227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ptt-web.tw/marvel/M.1699880791.A.39A
yu800910: 怕 11/13 21:08
yu800910: 感覺是被嚇死的 11/13 21:08
carefree1028: 可怕~ 11/13 21:28
byebyecell: 怕 11/13 23:27
dolphin15: 推 11/14 13:07
vulqup3: 怕 11/14 13:56
lianki: 推,有毛 11/15 02:24
chenh: 有毛~ 11/16 14:39
weRfamily: 恐怖 11/17 0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