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發表在板上的「冬梅若雪」關聯作,但可獨立閱讀) -------- 「嗨──嗨!這裡這裡!你是來找我的吧?就在這裡……這裡!」 我停下腳步,看見他半漂浮在水面,足踝上有一條鐵鍊連接著下方的土丘。見到我往那邊 看去,他停下揮手,拍拍衣襬,露出了一個過於燦爛的笑容。 「果然傳聞是真的啊,穿得一身黑,一副不近人情的模樣。」他說:「你來得正好,我正 想找個人聽我說說話。來聊聊吧?」 「那不是我的工作。」我說。 「我知道。」他笑道:「你的工作是取走我的性命。對吧?」 在陸地之外,平靜的海面上,有一小塊凸起的土丘。 他不知道人們為什麼要祭拜這樣子渺小的地方,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在某年某月某日突 然出現在這裡。很久很久以前,人們往海裡投入了一座小小的祠堂,向他祈求豐收的漁獲 、船隻的平安,然而在遙遠遙遠的以後,人們忘記了他的存在,於是他不再被人們需要, 成為了被拋棄在世間的神靈。 「嘿!別站在岸上!這樣太難說話了!」他說道,扯了扯足上的鏈條。「我沒辦法離開這 裡……你知道的吧?靠近一點!還是說你會怕水?」 「你只剩下二天的時間。」 「哎哎,我只是想找個人聊聊……就當作是我最後的心願吧?現在只有你能陪我說話了。 靠近一點吧?嘿!」 我站在岸邊,看著他用力揮著手,像是在吸引注意力一樣,接連擺出了幾個怪異的姿勢。 因為大限將至,他的四肢都染上了一塊又一塊的黑斑,臉側的輪廓崩解,頭髮也褪成了羽 毛一般的白色。 失去信仰的神靈不再擁有力量,卻仍然保有著人類一般的七情六慾。因此他們會抗拒毀滅 、害怕死亡,而這也是我之所以存在的原因。 「……退後。」 我說,從岸上躍起,在空中前後翻了一個身,往下落到他身邊幾步遠的水面。水面未被擾 動半分,而他本能地瑟縮了一下,接著開始好奇地打量我身上的物品。 「哇……你,真不愧……這種感覺真令人害怕啊。」他說:「你了結了至少上百個神吧? 你背上的武器……不,嘖嘖,我猜,你一巴掌就可以讓我魂飛魄散。」 「如果你逃跑的話。」 「逃跑?哈,這倒是不會。等你把我的魂魄帶回去,我就能進入輪迴轉世,再生為神。這 樣不是很好?」他笑了幾聲。「而且我也跑不了啊,你看看這條鍊子──從我出現在這裡 那一刻,它就待在我的腳上了。這條鍊子讓我哪兒都沒辦法去,若非如此,我還真想要去 岸上看看……在這裡守了千百年,直到現在都要死了,卻連岸上長什麼樣子都不知道。還 真是諷刺啊。」 語畢,他又大笑了幾聲,解開腰間的葫蘆,仰起頭啜飲了一口。那葫蘆裡並沒有水聲,可 能許久以前就已經喝空了,他只不過是在懷念過去的那種感覺。 「我說啊,小黑。」 「我不叫小黑。」 「有什麼關係嘛,反正你也沒有名字。」他笑說:「你覺得為什麼我會被創造出來?在這 個地方……不過是一個這麼小的土丘,他們卻相信有神存在,讓我出現在這裡。」 我沒有回答。 「在知道被他們遺棄之後,我也曾經感到憤怒,畢竟他們隨意地創造了我,才不過千百年 的時間,又毫無理由地把我拋棄。」他道:「我還想過要不要報復他們,比如說掀起一個 大海嘯、或是大地震,毀滅那個村莊──等等!我說說而已!你先把手放下來……對,好 啦,最終我放棄了。哈,我辦不到,所以只能放棄,繼續待在這裡。」 他說著,又仰頭喝了那個葫蘆一口,將它綁回腰間,瞇起眼望向遠方的那一片海岸。此時 是正午時分,村落裡升起幾縷炊煙,岸邊有幾艘小船順著水波搖晃著,隱隱約約有一點人 聲傳遞過來。 「……到底在這裡待了多久,我早就記不清了。」他道:「每天、每天,看著日昇日落, 月起月落,不知不覺也過了千千百百年。在這裡待著多無趣啊,你說對吧?可是我卻覺得 每天都跟新的一樣,期待著岸上的晨曦、彩霞、甚至是那些在岸邊走動的人們。人類的生 命有限,他們短暫的消失又再復生,而我在這裡看著他們老、看著他們死,也看著他們子 孫繁衍,開枝散葉。」 「你可以把握剩下的時間。」 「剩下的時間?」他笑道:「真是難以想像,我只能夠再陪著他們短短二天了。小黑,或 許你沒辦法理解──但是千百年對我來說,真的只是一晃眼的事。就算是一個小土丘也罷 、沒有新的供品也罷……就這樣子,遠遠的看著他們,好像時間不存在……也或許,時間 一直都不存在,對吧?一直都不存在……」 他笑了笑,逐漸沉默下來,就如同千百年來那樣子,安靜地望著海岸。我待在一邊,看見 時間流轉,月升日落,整片海洋都染上一層金黃。 夜色如水。 「真高興能和你說說話。」他說:「不過……抱歉啊,小黑。我騙了你。」 我沒有答話。 「你肯定知道的吧?」他笑了笑。「二天後村莊將遭逢大劫,天降大雨,水拔如山。我怎 麼能夠在這個時候離開呢?就算違背天條,我也必須留在這裡。」 「你不想進入輪迴?」 「我──」他說:「轉世是什麼呢?輪迴又是什麼?就算我存在了這麼久,小黑,對我來 說那些人們才是真的,守著他們的這千百年也是真的。灰飛煙滅什麼的……這有什麼好害 怕的呢?來世的我不會記得現在,現在的我也沒辦法想像來世。無論是灰飛煙滅還是渡入 輪迴,對我來說,我都是死了。」 「他們拋棄你了。」 「就算如此,我也不能拋棄他們。」他微微笑著,嘆了一口長氣。「有什麼辦法呢?身為 神……身為神啊……」 我不再勸說。 在土丘上盤腿而坐,他用手撐著頭,看著水面在夜色之後吐露晨曦,月影落入山頭,日光 隨之而起。軀殼的盡頭將至,他的形貌崩解更甚,皮膚像陶瓷那般佈滿裂痕,脫落的沙塵 消失在呼嘯的海風之中。 「時間到了。」 我說,看著他仍端坐如一尊石像,沉默地遙望著遠方的村莊。 日月交錯,海的遠處逐漸傳來陣陣雷聲,烏雲如幕一般席捲天空,轉瞬之間遮住了再度降 臨的白日。 「……在這場劫難之後,如果我還留有一口氣的話,你會直接斬殺我吧?」他說道,從土 丘上站起身,往村莊望去了最後一眼。 「會。」我回答。「你改變了太多人的宿命。」 「那我就放心了。」他笑了起來。「謝謝你的通融,小黑。有緣再會。」 大雨滂沱。 將軀體向外伸展,他的四肢膨脹成巨大的翅,遮住上方的烏雲,也吞噬了降下的大雨。 如棚蓋一般遮擋住岸上的村莊,他形軀如簷,水瀑自他的四肢傾瀉,流竄成一條又一條的 新河。 我站在水面之上,看著鐵鍊繫住他的魂魄,隨著風雨搖晃,再被浪濤擊打。 地鳴四起,早已殘破的他身軀盡毀,最後魂魄縹緲如一縷輕煙,消散於最後一場雷聲。 海面上的土丘只剩下浪潮的聲音。我站在一旁,不見那條鐵鍊,也不見揮著手的身影。綿 綿細雨隨著清晨的陽光灑落,土丘上的神靈魂魄歸於虛無,彷彿不曾存在。 「啊,是外地來的客人嗎?」 水靜無波。在一個月後,正值盛夏時節,渡過大劫的村莊舉辦了一場謝天的祭典。 我裝扮成過路的旅客,看著人們感謝上天,卻不知已經消逝的神。村裡依然繁花似錦,海 面一片風平浪靜,岸邊時不時傳出人們的笑聲。 一陣浪潮隨風而起。我站在岸邊,看見正對著土丘的地方,半埋著一只破碎的葫蘆。 「……那是前一陣子撿到的,落在岸邊,可能是海風之神的葫蘆。」他們道:「您有聽說 過海風之神嗎?好一陣子沒有被提起了,傳說他掌管著附近的海風,喜歡喝酒,就住在那 邊的那個小土丘上……」 -End- ----------- CXC: https://cxc.today/zh/store/inexplicable022652/work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web.tw), 來自: 114.24.110.21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ptt-web.tw/marvel/M.1699883243.A.5AC
cockatieltw: 好善良的神靈 11/14 01:52
IBERIC: 推 11/14 04:58
worthylife: 推 11/14 08:08
croNous168: 好看推一個~ 11/14 09:40
lhder0804: 推 11/14 10:07
dolphin15: 推 11/14 13:12
Bedreamer: 推推 11/14 14:48
cicadana: 推 11/14 23:07
emlavender: 感動推 11/15 00:19
Allo1996: 推 11/15 03:33
running1: 推 11/15 10:45
jane1020: 推推 11/15 17:17
ks99010: 推 11/15 18:46
jplo: 推 11/15 20:47
Comosa5050: 推 11/16 09:59
shadowclamp: 推 有點心酸 11/17 08:41
byebyecell: 推 11/20 01:50